<delect id="vt33r"><menuitem id="vt33r"><p id="vt33r"></p></menuitem></delect>

      
      <p id="vt33r"></p>

        <delect id="vt33r"></delect>

          <var id="vt33r"><sub id="vt33r"><ins id="vt33r"></ins></sub></var>

          <sub id="vt33r"><progress id="vt33r"><dfn id="vt33r"></dfn></progress></sub>
          <font id="vt33r"><ins id="vt33r"><delect id="vt33r"></delect></ins></font><mark id="vt33r"></mark>
          <big id="vt33r"><thead id="vt33r"><mark id="vt33r"></mark></thead></big>
          現代資訊現代實驗室裝備網
          全國服務熱線
          400-100-9187、0731-84444840

          從實驗室到生產線的雙向奔赴

             2023-07-03 869
          核心提示:貴州大學科學技術研究院副院長黃永光從事白酒釀造領域的科研、教學和生產已有20多年。他經常為企業推薦學生,但他發現,有些企業
                   貴州大學科學技術研究院副院長黃永光從事白酒釀造領域的科研、教學和生產已有20多年。他經常為企業推薦學生,但他發現,有些企業位置偏遠,難以留住受過良好教育的年輕人,“最終留下的是周邊區域的人才”。

          一方面是一些地處偏遠的企業人才來源極為有限,企業的發展也相應受限;另一方面,是大量高科技人才“困”在實驗室。“我們有許多好老師,天天在實驗室搖瓶瓶、搖罐罐,開展實驗研究,寫兩篇論文。”

          如何為中小企業和“困”在實驗室的高校教師搭建一座行得通的“橋”?2022年8月,貴州大學和貴州省工業和信息化廳聯合推出“產業技術創新副總”服務中小企業行動。貴州省工業和信息化廳在官網發布申報通道,由企業提出技術需求,貴州大學有博士學位的教師“揭榜掛帥”,其中,不乏各學院院長。雙方達成合作意向后,簽訂服務協議。

          值得一提的是,文件明確規定,科技副總無償服務。據介紹,企業僅需為科技副總提供辦公室,如果科技副總要在企業駐扎的時間較長,企業盡量提供住處。

          據貴州大學統計,截至目前,已有56名有博士學位的教師及其團隊從實驗室走到生產一線,無償為新能源材料、先進裝備制造等10個工業板塊的76家企業提供技術創新指導服務,并為企業帶來23.99億元收入,創造了11.36億元利潤。

          企業的“外腦”

          李偉是貴州大學材料與冶金學院的教授,自去年起,多了個身份:貴州華清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的科技副總。

          常年做科研的高校教師,乍到生產一線,其實也存在知識盲區。自從成為科技副總以來,李偉常常“泡”在生產線上,看工人干活兒,看不懂的地方就問工人。他毫不諱言自己的短板:“我不懂生產,所以要多向工人和師傅請教。”

          李偉本來不必常跑一線。但他去給企業做技術指導時發現,問題經常出現在大家熟視無睹的地方,要在生產現場才能發現。

          貴州華清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主要生產泡沫鋁,鋁液先鑄成鋁錠,再由工人將半米見方的鋁錠切割成薄片。李偉發現,工人一次次切下去,眼看鋁片的中間部位越來越薄,再切下去,就出現了空洞。原來,這個鋁錠的芯部幾乎是空的。

          企業工作人員告訴他,公司從某高校實驗室引進這一技術后,就一直存在“空心現象”。

          還有一個問題也困擾他們許久:泡沫鋁生產中需要用工業鹽,但工業鹽經常沖洗不干凈,泡沫鋁上會產生一層白霜樣的東西,這意味著鋁材被腐蝕了。

          和貴州許多中小企業一樣,這家企業也缺乏科研人才。鋁錠空心問題、氧化問題雖然存在許久,也沒找到解決辦法。再加上忙于生產,企業只得將廢棄的部分低價賣給回收廠。

          李偉雖然主攻輕金屬,但并沒有專門研究過泡沫鋁。他將泡沫鋁拿回實驗室檢測后發現,工業鹽中有許多雜質,它們在水中的溶解程度不一。用高壓水槍清洗泡沫鋁后,仍有許多雜質殘留在鋁材上,因而發生了氧化反應。

          李偉帶著研究生反復嘗試不同配方的溶液、不同的沖洗方法,終于有效解決了氧化問題。

          華清公司距離貴州大學只有幾公里。擔任科技副總這半年多,李偉習慣了周一去參加企業的生產例會。在會上,員工會提出生產中遇到的各種問題,他總是靜靜地聽著,偶爾插幾句話。下午有空時,他時常到工廠轉一轉,一待就是一下午。他坦言:“如果沒有企業科技副總這個職務,不會花這么多時間在工廠。”

          幫企業尋找解決方案、去企業論證解決方案時,李偉經常帶著碩士研究生。他認為,學生接觸實際生產,對于做科研和未來工作都很有幫助,這也是高校加強工科培養人才的一種有效方式。

          和李偉一樣,貴州大學其他的科技副總也為各自服務的企業解決了不少生產難題:貴州紅星電子材料有限公司提出,廢舊鋰電池回收工藝中的稀土離子難以回收??萍几笨傏w天翔設計了多種離子液體基配方萃取劑,在實驗室開展探索,最終實現稀土離子的回收和萃取劑再生;貴州亞泰遠通電業有限公司在科技副總楊睿的協助下,申請了兩項科技項目,還參編了9項國家與行業標準、開發新技術和新產品各1項。楊睿對企業的現有技術進行升級,使產品質量大幅提升,每年節約生產成本約200萬元……

          在科技副總的幫助下,多家企業還積極申報各級科研項目,目前已有86項。

          促進科技成果轉化

          黃永光常年奔走于高校與企業之間。他知道:一方面,企業求才若渴;另一方面,高校教師也面臨科研成果轉化的需求。在某種程度上,在企業掛職科技副總也是雙向“奔赴”——企業可以將科研人員多年的成果轉化落地。

          胡萍是貴州大學釀酒與食品工程學院教授。她埋頭研究貴州發酵食品的優勢菌種,一做就是12年,拿到兩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這些年,胡萍一直想將研究成果轉化推廣出去。她接觸過不少食品加工企業的老板,但在這些老板心目中,采用傳統發酵工藝就很好,無須改良。他們拒絕采用她研發出來的新工藝。

          在貴州省惠水縣豐源貿易有限公司的廠房里,木架子上放了一米多高的大壇子,可容納500斤糟辣椒。此外,還有七八個可容納50斤糟辣椒的小壇子。去年,胡萍獲聘為這家企業的科技副總后,用實驗室培養的菌種試產了700斤糟辣椒。

          貴州美食以酸辣著稱:酸湯、酸魚、酸肉、糟辣椒。這些在細菌和時間的雙重作用下誕生的發酵食品,直到今天還牢牢統治著貴州人的胃。其中,糟辣椒是貴州人做菜時常用的調味品。不過,傳統工藝腌制出來的糟辣椒,一是存放久了,原本鮮紅的糟辣椒顏色變暗,還會變軟、出水;二是發酵周期長,腌制一小壇糟辣椒就要花二三十天。

          胡萍提取出了糟辣椒發酵過程中的優勢菌種,再應用于發酵,用這種新發酵工藝可以抑制雜菌、快速產酸,腌制好一壇幾百斤的糟辣椒也只需半個月。以往為了保證糟辣椒不變質,需要多放鹽。而用新工藝發酵生產的糟辣椒保質期更長,還可以減少用鹽量,讓人們的飲食更為健康。

          豐源公司的老板認為,企業要發展,必須要有核心技術,因而決意建自己的研發中心,也很愿意嘗試胡萍研發出的新工藝。

          去年,胡萍多年的研究成果終于得以在工廠轉化落地。她買來市面上不同品牌的糟辣椒逐一對比,新產品在顏色、風味、脆度、保質期等方面毫不遜色。豐源公司打算今年再試產二三十噸糟辣椒,推向市場。

          胡萍擔任科技副總以來,簽訂了4份專利轉讓協議,科研成果轉化效率頗高。

          對于企業和高校、教師來說,這樣的成果轉化是多贏。

          科技副總梁宇服務貴州航天精工制造有限公司時,將自己的專利成果應用于航天精工高強度鈦合金螺栓產品生產,解決了該公司在這一產品開發中的問題。在他的幫助下,該公司還實現了激光焊接帶定位片某型號高溫合金螺栓的產業化發展,目前已開始試制,已有訂單總額約600萬元。

          黃永光期待,繼續跟進現有的論文成果、知識產權,推動現有成果從理論模型轉化到生產實踐,利用服務企業的工業化平臺,將學校對應的科研成果進行轉化,提升企業創新競爭力。

          授人以漁,雙方獲利

          在生產一線,科技副總各自發揮所長,幫助企業解決關鍵技術難題、促進科技成果轉化、申報項目成果專利等。貴州省工業和信息化廳科技處處長陸華說,如今,有博士學位的老師團隊幾乎遍及貴州每個市州,這也給工業管理部門提供了一支專家隊伍。

          最根本的,是授人以漁。

          李偉正在思考如何為企業培養出科研團隊。他發現,有些員工雖然學歷水平不高,但是很有想法、能提出問題,有的還能提出改進措施,這就是企業研發的后備力量。最近,華清公司已經組建了十幾人的研發團隊,再加上李偉團隊里的教師、研究生,研發中心已經初具雛形。李偉計劃,把企業的研發人員帶到自己實驗室,教他們查資料、做實驗、分析數據。

          黃永光注意到,很多年輕教師擔任科技副總以來,社會交往能力及對產業的熟悉度都提升了很多。

          在這些教師與企業打交道的過程中,也存在著磨合與適應問題。

          黃永光坦言,科技副總要做事,意味著企業要建實驗室、配備實驗設備和人員,這些都需要花錢。也因此,有些企業的積極性、配合力度不那么大。還有的企業對于未來發展沒有長遠的戰略規劃,缺乏相應的創新意識,這也使得科技副總的工作推進較慢。再加上年輕教師的課時量大,業余時間較少,也會影響這項工作的進度。

          此外,企業老總更關注市場,科技副總更關注技術和人才培養,這兩種關注重點難免產生矛盾。

          黃永光認為,面對種種困難,歸根結底,“老師要讓企業認可,才能推進工作。”

          據介紹,目前,貴州大學的教師們全都無償服務企業,學校提供每年2000元交通補助。此外,在職稱評定、考核評價等方面也有政策傾斜。黃永光表示,為了讓這件事持續做下去,未來還要爭取更多的政策支持和資金支持。

          陸華表示,最近計劃邀請科技副總及企業方一起召開座談會,請大家各抒己見,讓這項工作做得更加扎實。

           
          反對 0舉報 0 收藏 0 打賞 0
           
          更多>同類資訊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动漫人物插曲30分钟免费看_免费观看激色视频网站_十四以下岁毛片带血a级_午夜伦6680影院无码

            <delect id="vt33r"><menuitem id="vt33r"><p id="vt33r"></p></menuitem></delect>

              
              <p id="vt33r"></p>

                <delect id="vt33r"></delect>

                  <var id="vt33r"><sub id="vt33r"><ins id="vt33r"></ins></sub></var>

                  <sub id="vt33r"><progress id="vt33r"><dfn id="vt33r"></dfn></progress></sub>
                  <font id="vt33r"><ins id="vt33r"><delect id="vt33r"></delect></ins></font><mark id="vt33r"></mark>
                  <big id="vt33r"><thead id="vt33r"><mark id="vt33r"></mark></thead></big>